一场音乐会能做到什么?

Lady Gaga策划的“同一个世界:共同在家”线上演唱会,汇聚了近百位知名艺人参加,为疫情中的全世界传递了慰藉与勇气。

还有一场神级的公益演唱会:拯救生命,堪称改变历史,影响巨大,组织者鲍勃·盖尔多夫获得了次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提名。

4月15日晚,被称为“中国摇滚教父”的崔健举行了首场视频号线上演唱会。时长约两个小时的直播,共吸引超过4600万人观看,点赞量超过1.2亿,刷新视频号直播演唱会的观看纪录。

虽然是一场商业演出,但朋友圈里无数人感慨“开嗓就能让人沸腾!崔健依然年少”“青春年代的热情与记忆又回来了”“因为疫情沮丧了近三年,一夕之间热血澎湃!”

的确,疫情之中,整个世界似乎都弥漫着一种消极与黯然,但灰色背景下,音乐的光芒与力量一直在闪烁。

无论是曾经的武汉,还是意大利、法国、德国,再或是眼下的上海,很多封闭在家的人,在窗户边、阳台上,拉起大提琴、弹奏钢琴、吹响萨克斯、唱起《欢乐颂》或者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在焦虑中寻找慰藉、传递勇气。

其中搞的最大事情,则是疫情初起时,一向不走寻常路的美国女歌手Lady Gaga策划的特别慈善音乐会,名为《One World:Together At Home》(同一个世界:共同在家)。

这场音乐会全程8小时,2020年4月19日上线与全世界共享。全世界的乐迷瞬间沸腾,毕竟这种见证历史的时刻不常发生。

Lady Gaga动用了自己的全部人脉,邀请了当下世界歌坛的半壁江山:泰勒·斯威夫特、碧昂丝、席琳·迪翁、安德烈·波切利等近百位音乐名人,创造了最多音乐人参加的线上音乐会纪录。

这是一场“在家”的演唱会,疫情首次将人们全部封闭在了家里,歌手们的舞台也都是自家的车库、书房或排练室。

这场音乐会还特别设置了“中国一小时”环节,张学友用手机伴奏,演唱了自己20年前发行的英文单曲《Touch Of Love》;陈奕迅唱歌之前分别用国语、粤语、英语等三种语言,向全世界的医护人员们致敬;郎朗夫妇则上演了一曲肖邦小夜曲的四手联弹。

音乐会不仅为被疫情封闭在家的人送去音乐的安慰,还有关于新冠肺炎的基本防护知识科普,表达了对世界各地医护工作者的崇高致敬,并将筹募的1.279亿美元全部捐献给世界各地的医护人员。

所有音乐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,是“我们一起度过”。没有边界感的实时沟通,向全世界传递了爱、感谢与希望。

“Live Aid”1.0版本,发生在遥远的1985年——虽然说起来只有不到40年,但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互联网,甚至大部分中国人都没见过电视。今天的人们只能从视频片段中感受那场神话一般的音乐会,并感叹自己“晚生了20年”。

它是近代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义演,也是第一次,人们意识到音乐的力量可以影响世界、“拯救生命”(Live Aid)。

在那之前,非洲遭遇了20世纪以来最大的干旱,特别是埃塞俄比亚,饥荒、内乱以及落后的医疗条件,导致了120万人因饥饿而死。而欧美等发达国家并未认识到自己的责任,世界上大多数人也不知道地球的角落还有这样一个正在受苦的世界。

爱尔兰歌手鲍勃·盖尔多夫萌生了一个设想:通过地球上的通用语言——不是英语,而是摇滚乐,解决国际社会的荒唐和冷漠。

于是,“Live Aid演唱会”顺势而生,演出地点跨越了大西洋,分别设在英国伦敦和美国费城。

参演名单上每一个名字都自带光芒:鲍勃·迪伦、皇后乐队、大卫·鲍伊、麦当娜、U2、威猛乐队、齐柏林飞艇……演唱会推出了别出心裁的logo——一把摇滚乐必备的吉他,设计成非洲地图的形状。

1985年7月13日这一天,全世界的目光都汇集在伦敦温布利球场和费城肯尼迪体育场。演唱会吸引了总共16万人参与,持续了16个小时。

全世界90%的国家和地区都转播了这场盛会,包括一度禁止英美摇滚乐队的苏联,甚至连NASA也在“发现者号”上向宇航员们直播这场演出。

它也推翻了语言的巴别塔,澳洲、欧洲大陆、日本,都设置了分会场,加入了筹款的行列,总共筹集了约1.5亿英镑。

演唱会有无数个经典的场面,其中整场最闪亮的星是皇后乐队。他们登场时已近傍晚,借着落日余晖,第一首歌就是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,引发7万人大合唱。

随后的《we will rock you》《We Are The Champions》等歌曲,一浪接一浪地营造了现场的巅峰。值得一提的是,有一首歌的名字是《Radio GaGa》,这是“Lady Gaga”这个名字的由来。37年后,正是这个女孩做了相同的事,用音乐治愈世界。

2018年上映的传记电影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,在影片的最后15分钟,几乎完整复刻了皇后乐队在这场演唱会上的精彩表演,连水杯在钢琴上的位置都神还原。恍惚之间,仿佛昨日重现。

很多年后,当我们终于有机会打开尘封的视频,依然能隔空感受到当年的炽热。画面里的面孔都已经苍老,甚至有不少已经去世,但扑面而来的,仍旧是激昂的生命力。

那天,温布利现场7万多观众中还有黛安娜与查尔斯。当时在台上演唱的埃尔顿·约翰不会想到,11年后,他会在西敏寺为她的葬礼演唱《风中之烛》。

迈尔克·杰克逊并没有参加这次演出。但他为这场公益行动专门创作了著名的《we are the world》。在费城演出的最后,近9万人大合唱。

这是一场改变了世界的史诗级演唱会,是众多音乐爱好者心中永远的神。在那之后,非洲的贫困与悲惨才真正为世人所了解,西方政府也才将对非洲的援助纳入常规外交活动中。

原本并不十分出名的朋克歌手鲍勃·盖尔多夫,因此获得了1986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。

“Live Aid”掀起了明星公益热潮,并很快席卷全球,香港地区和刚刚改革开放的内地、中国台湾都受到它的影响。

“Live Aid”的余音未了,1986年又被宣布为国际和平年,乘着这个东风,台湾乐坛率先尝试了群星为公益而唱的模式,由罗大佑、张艾嘉出面,召集了港、台、新、马等地共60位华人歌手,共同演唱《明天会更好》。

《明天会更好》是第一首华语公益歌曲,其创作还有个小插曲:罗大佑写的初版歌词过于黑暗,于是所有人集体赶工改歌词,其中就包括了“济南人”张大春。

大陆音乐人的反应并不迟钝,1986年5月10日,128名歌手在首都体育馆“百名歌星演唱会”同声高唱《让世界充满爱》。这场演唱会被认为是中国一件有深远意义的社会公共事件,是中国流行歌坛纪年的标志,第一次用歌声证明全球一体的人道主义情怀与博爱意识。

当时的台上有王洁实、韦唯、毛阿敏、程琳、李玲玉、蔡国庆,也有丁武、常宽、张勇。正是在这场音乐会上,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崔健,演唱了《一无所有》。一种大众从未接触过的音乐类型——摇滚乐,以这样猝不及防的方式进入听众的视野。

《让世界充满爱》是大陆第一首群星合唱公益歌曲,它也让郭峰成为中国音乐家协会最年轻的成员。

2008年是所有中国人,包括港澳台和海外华人最为团结的一年。不仅仅因为是奥运会,也因为汶川地震。

汶川地震发生后的半个多月,2008年6月1日,在谭咏麟和刘德华召集下,香港举办了一场其史上最大规模的慈善义演,绵延近8小时。成龙、刘德华、周星驰、张学友、郑秀文、陈慧琳、郭富城等在内超过500位艺人、1.8万名观众到场。他们为了同一个目的聚集——筹募赈灾款支援灾区同胞。

华语音乐人的公益之路从未停歇,抗击非典期间的《手牵手》、高晓松的“相信未来”、韩红、老狼、陈奕迅……众多音乐人在为慈善事业不遗余力作着贡献。

当然有人质疑,一场演唱会可以改变世界吗?我们能从音乐里找到解决战胜灾难的答案吗?

1985年,在温布利演唱会的最后,未来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鲍勃·迪伦抱着吉他,唱起那首悠扬的民谣:

当我们身处疫情,努力走出最暗淡无光的日子,音乐无疑是慰藉与勇气,它可以来自崔健,也可以来自皇后乐队、迈尔克·杰克逊或者保罗·麦卡特尼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